Theresa

生年未满百,常怀千岁忧

蒲桃芣:

       孟文媚有一阵子在自顾自写东西,是秘密的,如果没有李珂地暗中寻访将一无所知的写作。李珂迫切地想知道她在写些什么,曾经拐弯抹角地打探过。没什么,孟文媚抬起头,用单薄尖削的双肘挡住稿纸上密密交叠的墨水痕迹,我在写一个爱情故事。什么样的爱情故事?李珂的指甲刮在铅笔盒掉下的一块斑驳的漆蜡上;一个因为双方不懂得及时止损而最终以悲剧草草收场的爱情故事。哦,她略有些惊讶;但这不是人人都爱看的那种爱情故事,人是都爱看墙头马上、一见断肠的罗朱式恋爱的……那是因为他们不曾有过。孟文媚陡然打断她,她看见她的眸光在日照...

年终总结


【二月】

    “牧民酿的粮食酒,很好喝的;南疆那边的葡萄酒,味道更香醇,但那些葡萄其实不好吃。曹丕自言自语几句。巴音布鲁克到了冬转场就没牧民了,你看不到他们,如果你能捱到夏天,你就能看到洁白的天鹅,还有齐腰高的野草,牧民会把粮食醇酒捧给你,紫心白玫瑰盛放万里,蓄着长髯的商人从塔吉克来,他们的绸子雪色夹着嫩黄,鲜艳如雪的红宝石和黄金在手间流转。冬天的巴音布鲁克不是什么都没有,湖和河都冻结成一片,蓝天在上面滑冰,灰翎的鸟儿在低处筑巢,乔隆格尔是最干净的牧场。”


【三月】

    “知进退,...

【野尘】旦暮

旦暮


*我真的飘了,是谁给我的勇气向野尘下手

*剧情线走杂志版,毫无考据逻辑混乱,有私货夹带

*我永远爱草原小王子,蛮荒是我的初心了


       夏正盛,爬地菊开满腾诃阿大草原,东陆商队络绎不绝。身穿华丽绸袍的商人把鼓涨如石榴一般的包裹从马背上扛下来,其间散落出奇珍货物,生青与杏黄掺杂生辉的绸子、羽人如冰块般闪烁光泽的宝石、河络打造的花纹繁复的佩刀,金铢倾撒在蛮族春日的满地黄金之上,招引来许多湖蓝翎羽的鸟儿。

       纳戈尔轰加!...

【丕司马】成碧

成碧


*短小番外,三十年后,高浓度糖分

*因为信口开河给大家的补偿

*这是我今年第五次说我再也不会写这个系列了!


    可是,空口无凭的保证无论如何都是算不得满打满算的,怎么瞧都有权衡利弊的嫌疑。当曹丕弯腰拾起槭树落叶,望向山间黄澄澄的秋色时,司马突然开口一句絮叨,听得他头痛难耐。这有什么关系,你我心知肚明便不算是空头支票了;承诺都是一瞬心血来潮的愿景,真正恪守一生一世恒久远的人又有几个,能奉行一两年都算是圆满。他把泛出釉光色泽的树枝握在手中,回头看在干酥凉风中气鼓鼓瞪着他的爱人。他的眼光与他撞了满怀,像一面盛满平静湖水的锈蚀镜子,映着...

内个啥,给《隔山海》《对黄昏》和《望海潮》出个本。只付邮费,六万字左右。争取正月前搞完,想要的各位评论区留个言,给我一点信心。

麻烦帮可怜的芣转一下。谢谢各位老爷太太了!

(占tag致歉,统计完人数就删。)

【曹荀】望海潮

望海潮


*上次的单人点梗 @诸葛流莺 ,“帕沾香”和“死儿子”

*爆更流水账,和《隔山海》《对黄昏》是一个故事(这个系列被我写庞大冗杂了)

*老来多健忘,唯不忘撕逼;伟大的爱情,都需要一场壮烈的分手!


       他矗立在净光宝塔下,对着断垣残壁与一簇斜斜压枝的喜鹊无语凝噎。他时常思量,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来这里了,但若是要真细细盘算到刻在眼角间的一分一毫年轮不差,那就恰好是二十年前的冬天。想起来,那时候他一把零落的身子骨还算硬朗,冬日可着单衣也未觉塞上寒冷,可手...

【曹荀】对黄昏

对黄昏


*《隔山海》的衍生,有提到过的“父辈故事”

*其实《隔山海》不是来自那句很著名的话,只是因为我那段时间特别喜欢草东的《山海》(这首歌现在不能听了?

*我写出了爹丕暖的feel,别打我


    北平的天气差时极差,若论好时也是非常好。晴天时增色疏朗,是淡薄些的普蓝,暮光减淡后月光便一点点放出来,如水滴在靛蓝背景上慢慢渗开,渐渐漫上天空下杨树的枝干,生成无数月光的碎片。曹操提笔抬头,发觉松墨久置会干且滞笔,拿些清水便温润生辉。写罢看墨花会随笔画微微洇洇扩散,别有一番月朗风清的风味。逐渐沉沦的天幕上有一只黑色的大...

一条蹦蹦哒哒的【置顶】

爱江山更爱美人,天下美人,天下可爱,赠我天下空欢喜,欢喜空空也喜欢。
芣爷在线表演耍大刀及大石碎胸口。
战国圈忘了我吧,汉魏六朝雷文选手,天平天国坑底冷,早期苏联可能在爬墙,希腊化时代是胸口相片。
青青建河水,皎皎故人心。
某个爱吃葡萄间歇性踌躇满志豪气干云的小朋友是本命。
甜蜜萨满,东北暴击。
逃学穷游爱好者。
锅包肉糖醋党松花江渔民誓死捍卫道里区尊严,坚决反对果酱邪教。哦,糖醋,这美妙的滋味.jpg

一个不是很阳光的子博记录危险发言 @蒲桃芣 

我爱你们,找我聊天!

【丕司马】隔山海(终)

隔山海


*完结撒花!

*献给 @lizzyhague ,永远爱你

*悄咪咪的说,有会画画的太太愿意给《隔山海》画个插吗?有偿的那种


    噼啪作响的篝火映得他面若醺飞,人也懒倦了几分,软着骨头拿白桦枝挑拨火星。司马披着衣服坐在一边,默然注视他投射在草地上的影子。他把手伸过去,能够刚好揽住他,他一收手指,就尽落手心。他勾勾嘴角,叫他,你饿吗?

    还好。曹丕有些冷,扭头望他,伸手去牵他臂膀。司马指端勾住他,他面颊埋在肩窝处,微有些阖眼。你要是困,或是饿,就去睡吧,我一个人能...

【丕司马】隔山海(下)

隔山海


*临近结局的高能预警,献给 @lizzyhague 

*不是结局!比较甜!拍胸脯保证是HE!

*夹带私货,希望令君粉放过我


    那晚他又开始重复做同一个梦,那只折翼的鹤始终在漫无目的地飞翔,他的目光追寻它,直到它发出一声哀鸣坠落在田野中央。鹤唳九天,声闻于野,他奔过去捧起轻巧的身体,看见点染些许脏污的羽毛迅速腐烂,露出单薄皮毛之下的骨头,是透明如水晶的质地,像一根骨笛。音符一经吹响,他看见四面八方无边际的茨菰田里就重新升起鸟儿来,都是夜鹭,没有了那只鹤。...


1 / 2

© Theresa | Powered by LOFTER